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医药文化 >

中药,因炮制而升华

来源:云南中医发布人:高燕仙日期:2020-01-02 13:43浏览:

  本草佳木,生长于大自然之中,在变成真正的中药之前,它们只能被称作草,从本草到中药,还需要经过一个升华,那就是——炮制。

  中药炮制是个什么概念,炮制的手段有哪些,为什么要炮制,炮制的意义是什么?

  举例大黄

  中药必须经过炮制之后才能入药,是中医用药的特点之一。中药炮制是根据中医药理论,依照辨证施治用药的需要和药物自身性质,以及调剂、制剂的不同要求所采取的制药技术。

  比如大黄,它是常见的一味中药,中药大黄具有清热解毒,泻火凉血等功效。炮制的方法不同,中药的药效也会不同。

  生大黄

  即原生药材的饮片。主要功能为攻积导滞、泻下通便,用于胃肠实热积滞,大便秘结。

  熟大黄

  生大黄用黄酒拌匀,置容器内密闭,隔水炖后至内外呈黑褐色时取出,干燥制成。熟大黄泻下作用缓和,却增强了活血化淤作用,尤其适合老人体虚并有淤血证者。

  酒大黄

  生大黄用黄酒喷淋拌匀,稍闷,用微火炒至色泽加深后放凉即可。酒能引药上行,因此酒大黄可清上焦实热,对吐血、鼻出血、头痛、目赤、咽痛、口疮、牙龈肿痛等疗效更佳。

  大黄炭

  生大黄用武火炒至外表黑色后放凉就是大黄炭。大黄炭收敛和吸附作用增强,止血止泻,可用于大肠有积滞的便血,以及吐血、崩漏等病症。

  中药炮制的方法很多,简单的如洗净、切碎,叫做修制;复杂的,则有水制、火制和水火共制等。

  水制

  水制,就是用水或其他液体辅料对药材作漂洗、浸泡、闷润等处理。水飞雄黄是其中水制法中的别具特色的一种。

  大家都知道端午节要喝雄黄酒,因为端午前后气温渐暖,大地回春,百虫滋生,而雄黄则是治疮杀毒的要药。

  但是雄黄之所以能杀毒,是因为它自己就有毒,所以当它入药的时候,我们就需要通过炮制来降低它的毒性,使之成为上品良药。雄黄本身不溶于水,所以将它放入水中研磨,便能够达到有效成分与溶于水的杂质分离,从而获得纯净而细微的雄黄粉末。这个方法就叫做水飞法。牛黄解毒片、牛黄安宫丸、肥儿丸、小儿奇应丸等传统中药中用到的雄黄都是经过这样炮制获得的。炮制方法类似的药材还有朱砂、玛瑙、珍珠、滑石、炉甘石等。

  药材通过水制处理,能除去杂质,达到清洁的要求;草木类通过水制能吸水变软,便于切制,还有改变性能的作用。常用的水制法除了水飞,还有淘、洗、浸、润、漂等。

  淘,是将体积细小的种子类药材放在清水中淘去泥土、砂粒,达到清洁纯净的目的;洗,是将药材放在清水或液体辅料中翻动擦洗,达到清洁纯净,吸水变软,便于切制和改变性能的目的;浸,是将药材放在宽水或液体辅料中,浸泡至一定程度取出。药材经过浸泡,使水分或液体辅料渗透到药材内部,达到吸水变软,便于切制、除去非药用部分、改变药物性能等目的;润,是将经过清水或液体辅料处理的药材,置容器内,使其表面所吸附的水分向内渗透,达到全部湿润变软的润药方法;漂,是将药材放在宽水中或液体辅料中漂去某些内含物质,使药物纯净,药性缓和,毒性减低。

  火制

  在中医界,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派别叫扶阳派,这一派的医生最擅长使用的就是附子这一味回阳救逆的中药。

  其实,附子是一味很难用的药,因为它有毒,而且,有大毒。而扶阳派如何能将数百克的附子应用自如,还能起死回生?炮制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  附子炮制的方法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已经有了十分详细的说明:附子生用则发散,熟用则峻补。生用者,须如阴制之法,去皮脐入药;熟用者,以水浸过,炮令发坼,去皮脐,乘热切片再炒,令内外俱黄,去火毒入药。又法:每一个,用甘草二钱,盐水、姜汁、童尿各半盏同煮,出火毒一夜,用之则毒去也。”

  炮附子就是火制的过程。传统火制法,是将药物作炒、炙、煅、煨的加热处理,使之干燥易于粉碎,并能减低毒性,增强药效,同时有缓和药性、改变药物性能及矫味的作用。

  水火共制

  其实和我们做菜有点像,常见于蒸,或是煮。我们常常会听到一个词叫做“九蒸九晒”,虽然古人多用九来表示多次,未必真的需要经过九道工序,但是一步步操作下来,终究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,从而也可以窥视前人对药物炮制的严谨程度。炮制地黄,用的就是这“九蒸九晒”之法。

  浙江天台,出品一味中药——黄精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单服九蒸九曝食之,驻颜断谷;补诸虚,止寒热,填精髓,下三尸虫。”所以这一味药较之地黄更为不同,没有生用之说,必须严格炮制方能入药。挖出黄精后,用山泉清水洗去泥土,除去须根,蒸一日,取出晾干,晒一日,再蒸,如此反复9次,直到内心现黑色为止,再用微火烘干而成。“九蒸九晒”是蒸法中的一种。利用蒸汽进行加热的方法称为蒸,有将药材清洁处理后,直接用蒸汽加热的叫清蒸。

  还有一种加辅料进行蒸制的,叫辅料蒸。如古人的制何首乌,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介绍,去粗皮,米泔浸一夜,切片;用黑豆三斗,每次用三升三合三勺,以水泡过。砂锅内铺豆一层、首乌一层,重重铺尽,蒸之。豆熟,取出去豆,将何首乌晒干,再以豆蒸。如此九蒸九晒,乃用。

  《体仁汇编》中记载的乌须固本膏,用到何首乌和黄精,炮制时用了大剂量的黑大豆。这些黑豆中的三分之二是拿来与何首乌一并用滚开水浸泡一宿,另外三分之一的黑豆则与黄精一起炖煮。这样炮制过的首乌和黄精作为主料,再与余药一起熬膏。经过这般处理,黑大豆的补肾益精、何首乌的滋肾养血、黄精的益气填精作用发挥到极致,成为补精固本、乌须养颜的传世良方。

  中药的炮制,未必有人见证全程,却能在最终医生的处方中体现出其价值。每一个好医生的背后,还需要有一位好药工,医生开了最好的药,没有经过好的炮制,依然等于零。



医院地址:云南禄丰县金山镇金源街二号 电话:0878-4121583

设计/运营维护:国医在线运营发展中心

Copyright 2016 禄丰县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

ICP备案号 : 滇ICP备19008506号

云南省中医医疗公众服务网●禄丰县中医医院